大连海事大学研究生宿舍(大连海事大学考研难度)




大连海事大学研究生宿舍,大连海事大学考研难度

离开母亲庇佑是每个正常人都要学习的必修课,可杨元元却从未学习过这一课,也可以说是被她母亲刻意的断掉了学习的机会。

她的母亲把自己的痛苦变成一根无形的脐带,紧紧地把女儿绑在身边,然后一点一点的抽干了女儿生存的氧气,最终一个“伟大的”母亲杀死了她不被允许长大的孩子。

杨元元死亡与刚考上研究生后不久,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她放弃了光明的未来?她这些年又经历了些什么呢?

杨元元自杀疑云

11月21日,上海海事大学法学院负责分管学生的李希平,正在为面前的女生头疼不已,至于头疼的原因还要从女生入学那天讲起。

2009年9月多,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专业女生宿舍住进了一对奇怪的组合,这对组合就是杨元元和她母亲望瑞玲。

据说是因为杨元元家庭贫困,母女两人租不起上海的房子,望瑞玲又特别离不开女儿才想着住进宿舍的。

虽然对于杨元元的情况室友们都报以同情,但杨元元带长辈住进宿舍,确实严重侵犯了她们的生活空间几位女同学当然心有不满。可是不满归不满,女生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而且据她们观察,杨元元家庭也确实困难,女生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各自租房搬离了。

一间宿舍接二连三有学生搬离,并且还都是同一时间段,负责分管宿舍的李希平老师自然要调查清楚,所以很快杨元元带母求学的事就被捅到了明面上。30岁成年人带母上学简直闻所未闻,李希平只能上报学校。

上海海事大学也找人向杨元元了解过情况,发现此同学确实家境困窘,其母也没有工作收入。但情理上的同情和规则上的支持是两码事,学校毕竟也要站在校方的大局考虑。每年上海海事大学录取的贫困生有很多,如果今天放开杨元元这个口子那么事情将一发不可收拾。

不过虽然校方明面上同意杨元元母亲住宿舍,私下里却也给杨元元母亲找好了一个低价的房子,以及为杨元元联系了很多勤工俭学的机会。此次李希平老师再次约杨元元沟通,就是告诉她租房和兼职的事,以及对母女二人下最后通牒。

对面垂头丧气的杨元元心里明白,学校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,杨元元只能没有怨言的接受这个选择。

学校帮忙找的房子是一名体育老师的空房子,月租450,这在寸土寸金的上海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低价。母女俩和房东老师商议好了先交半年,拿钥匙的时间约定在了23日下午,于是二人的当务之急便是寻找今晚住的地方。

人在外地想要找临时住所自然只能求助宾馆,当晚母女二人就宿在宾馆的标间里,不过130的住宿价格按理说在上海已是低廉,可望瑞玲还是心疼不已,说什么都要女儿退了房间不愿续住。

为此她甚至欺骗杨元元自己找到了50元的住处,看着母亲坚持的样子杨元元只能妥协,虽然有些担忧母亲找的地方不好,但是鉴于母亲也是成年人,杨元元也就没有干涉母亲的决定回学校去了。

可谁知第二天早上就有校友跑来告诉杨元元,自己的母亲根本没有在宾馆呆着,而是选择在学校礼堂呆了一晚。这让杨元元又羞愧又自责,她连忙跑去大礼堂找到妈妈,抱着她冻得瑟瑟发抖的身躯嚎啕大哭。

哭完过后生活还要继续,今天已经是和房东交接钥匙的时候,母女二人终于有个自己的房间了。可还没等二人高兴太久,来到出租屋看着眼前的一切,母女俩便傻了眼,因为屋内空无一物,就是一个徒有四壁的毛胚房。

即使这样现在的形势也不容二人反悔,于是杨元元只能返回学校拿来被褥,晚上就与母亲宿在地铺上。

11月上海的地面冷若坚冰,母亲的说话声都打着颤,这让杨元元觉得悲哀极了。都说知识改变命运,可自己已经升至硕士,却还不能给母亲一方温暖的容身之所,第一次杨元元对自己终身所追求的知识产生了质疑。

痛苦发生时人们第一想法便是承受,杨元元母女俩也不例外,即使夜晚冰凉刺骨二人还是在地板上忍了2,3晚。可是铁一般的意志到底不是铁一般的身躯,望瑞玲是上了岁数的人,杨元元也不忍母亲冻出病来,于是她决定再去找校领导通融通融。

对于女儿又要回校求人这一决定,望瑞玲并没有持反对意见,因为她也很想回到馥郁温馨的大学校园,即使代价是牺牲掉女儿仅剩不多的自尊,可谁知杨元元这一去非但没有达成目的,这一别也竟成为了母女俩的永别。

11月26日,杨元元在24号楼506寝室被发现死亡,尸体是在卫生间的洗漱台下方半蹲去世的。这个姿势只要站直了就可以挣脱系挂在水龙头上的毛巾,可她还是选择了死亡。由此可见杨元元自杀心之决绝。

明明前一天杨元元还和母亲说要去求校领导,怎么转眼第二天便自杀在寝室?杨元元的死与校领导有关吗?如果无关谁有要为这个逝去的年轻姑娘负责呢?

校方与望瑞玲母子的拉锯

前脚说要找领导后脚就出事,普通人第一反应就是校领导有问题,显然望瑞玲和杨元元的弟弟杨平平也是这么以为的。他们坚持说杨元元的死亡与校方辱骂驱赶望瑞玲有关,并且还表示杨元元死后校方只顾推卸责任,对他们母子非常冷漠。

这些话语望瑞玲母子不仅在采访时说,还在杨元元表妹的朋友发的帖子里出现过,帖子是在杨元元死后半个月出现的。发帖人以极其愤慨的语气,将杨元元死亡的原因全部归结于学校。

帖子中描述了杨元元在大学多次遭受校方冷言冷语,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李希平羞辱她“没钱就不要读书”,除此之外宿管高华梅也多次辱骂杨元元的母亲为“乡巴佬”,并多次阻拦望瑞玲进宿舍楼,甚至放话望瑞玲不服从校方管理会影响杨元元拿毕业证。

贴中还表示校方强制驱离望瑞玲时,提出帮杨元元联系勤工俭学的岗位,也全是子虚乌有的诓骗。甚至杨元元死亡前望瑞玲回去找了女儿,但是又被宿管拦在了门口,若非望瑞玲被拦或许女儿杨元元就不会死。

如此言论一发瞬间就引爆网络,舆论很快程一边倒趋势,现在的网友也是曾经的学生,他们很容易代入文中杨元元的遭遇,于是一场规模庞大的风暴席卷了上海海事大学。

原本上海海事大学是静默无声地,可见他们本来是想冷处理,可谁知现在已经到了影响声誉的地步,那么势必要给广大网友一个满意的答复,为此上海海事大学也给出了自己的反击。

先是杨元元的班主任吴志毅出来力挺同事李希平,称杨元元和李希平沟通时自己和宣传部长彭东凯都在场,二人可以作证李希平从未对杨元元口出恶言。24号楼的同学也称宿管高华梅,平素都是一个温和的对学生很好的人,不太可能骂望瑞玲“乡巴佬”。

至于所谓强制驱离校方更表示是编造之言,因为自杨元元带母住宿舍,到二人搬出已经经过了3个多月。他们要强制驱离的话没道理给了母女俩这么长的缓冲期,并且校方承诺的勤工俭学岗位,也已于11月开始就安排到位。

还有宿管阻拦望瑞玲以致她没发现女儿寻短见,也是不属实的,据校方说那天望瑞玲于7点多是进去过宿舍楼的,只是没找到女儿很快就又出来了。

之后更是有同为研究生的校友出来说话,他以一篇《于“海事大学杨元元之死:之我见》的帖子,回敬污蔑学校的表妹之友的文帖,并将杨元元之死的原因直接引向杨元元的家人。

证据就在杨元元死后,其弟杨平平从未去看过姐姐尸身,而是忙上忙下的勒索学校。并且未到手的赔偿款据悉是为了购房使用。他认为像藤曼一样缠在杨元元身上的母亲,与满眼金钱最后一面都不想见的弟弟,才是杀死杨元元的主要元凶。

这也与校方表现出的态度大体相同,对于杨元元家人要求的35万赔偿款校方本不予理会,但见杨元元母亲实在可怜,所以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会给予安慰款16万。

至于杨元元家人所言的杨元元之死是校方所为,上海海事大学坚决不会承认,在校方看来,杨元元的死有一部分性格问题,如果非要为她的死找一个人负责的话,哪这个人就是她的母亲望瑞玲。

为什么研究生校友和学校领导都一致认为,应该对杨元元死因负责的是她的家人,尤其应该是她的母亲。望瑞玲究竟做了什么,才招致此番诛心之言?杨元元成长过程中又发生了什么,才养成如今会致自己死亡的性格呢?

知识供选择,性格定命运

杨元元出生在一个双职工家庭,虽然母亲是一个没文化的妇女,但父亲却是北京化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。所以家里虽是双职工家庭,但大部分开销还是要依赖当工程师的父亲。

那个年代都流行下海经商,可能是因为家庭的牵绊和贪恋工作的稳定,杨元元父亲并没有效仿他人下海,但他也实在羡慕别人赚大钱,于是便给女儿取名叫杨元元,意在希望女儿长大后能钱财无忧。

可惜阳光易逝亲人易走,疼爱她对她寄予厚望的父亲,在杨元元六岁那年因肝病逝世,从此她幸福的童年也跟着父亲走了。

家庭失去父亲的支撑重担便压在母亲身上,小小的杨元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她默默的把母亲的辛苦记在心间,发誓等她学业有成一定挣大钱让母亲享福。

面对丈夫去世后异常乖巧的女儿,望瑞玲已然分不开心去安慰,因为一家人的开销已经挤压的她喘息困难,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一双儿女记住她此时的艰难,用成绩来回报她的付出。

万幸杨元元姐弟也十分挣气,成绩经常在班里名列前茅,高考的时候杨元元的分数更是能上重点大学。对于大学的选择上杨元元属意的是大连海事大学,这点母亲望瑞玲和她相反,杨元元是因为想学法律所以选择大连海事,而望瑞玲却纯粹是嫌路费太贵所以反对。

对于二人选择上的分歧,并没有产生什么据理力争的场景,杨元元妥协的很快,说是妥协不如说是顺从。杨元元早就习惯在各种事上顺从母亲的决定,母亲多年的辛苦早就消解掉了她的叛逆之心,于是杨元元最终没去大连而是去了同省的武汉大学。

不仅如此,就连专业也不是自己喜欢的法学,而是母亲认为更能赚钱的经济学专业。

虽然专业与自己的预期相去甚远,但杨元元依旧保持门门高分的好成绩,课业上杨元元全力以赴,课下杨元元也抓紧一切学习以外的时间兼职,因为她要减轻家里的负担,还要供弟弟读书,为此她连学费都是学校提供的助学贷。

好在弟弟不负杨元元的辛苦也考来了武汉大学,并且不仅弟弟考来了武汉与她作伴,就连母亲也在一年后辞去了工作,来到大学宿舍和杨元元做起了室友。

起因是望瑞玲所在的工厂要迁地,厂里下了通知,工人跟着要交3万元赎房钱。

望瑞玲没有钱也不愿借,而且她一双儿女就在本地她也不愿意走,于是便接受了厂里给她办理内退。由于一家人一直住的就是厂里的员工宿舍,所以失了业的望瑞玲也失了家,为了省钱就索性住进了杨元元的宿舍。

此事杨元元自然依旧顺从,武汉大学校领导也很快得知了这个情况,不过校方在了解了杨元元的家庭情况后,出于同情特意给母女两人批了一间宿舍,就这样杨元元被彻底的和同龄校友隔离开了。

原本便没什么收入的家庭,这下随着母亲的失业就更入不敷出,为此杨元元只能拼命打工。白天杨元元去代课学生家做家教,晚上就与母亲在校园内摆摊,即使如此辛劳奇迹也没光顾杨元元,并且杨元元被没收了毕业证和学位证。

原因是杨元元没有在毕业前还清学校的助学贷款,这也难怪杨元元自开学以来赚到的每一分钱,除开自己的花销每一厘都供给了母亲和弟弟,最后造成这种结果也在情理之中。

没有双证在手的杨元元,也就自然无法找到与自己能力相匹配的工作,她就只能继续往上考。幸运的是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,杨元元考上了北大的法学院硕士研究生,不幸的是自费生需要缴纳3万元学费。

彼时杨元元连赎双证的3970元都拿不出,又怎么可能拿出这么多学费,不过好在杨元元又得到了一个西北大学的面试机会,只是山高路远望瑞玲又替女儿做主拒掉了这次机会。

同样的望瑞玲还帮杨元元拒掉了回湖北枝江县当公务员的机会,理由是老家地方小破,她觉得女儿即使在武汉扫大街都比回去强。

这些都是学业编制上的机会,事实上杨元元当时还得到了两个当公司职员的机会,一个是去广西钦州经贸公司当文员,一个是去浙江义乌工厂当会计,但这两个职位又被母女俩以不靠谱为名弃掉了。

这个嫌远那个不去就这么纠纠结结,杨元元便只能在武汉市场的低职位里打转。毕业的几年里杨元元当过老师、卖过保险、办过杂志、搞过培训班,虽然都没搞出什么名堂,不过好歹赎证的钱攒到了。

杨元元年近30一事无成,可反观弟弟倒是轻轻松松的考上了北大的博士。看着弟弟优秀的样子,杨元元也重燃起了对知识的渴望,对于姐姐的决心杨平平也十分支持,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懂姐姐的不甘心。

杨元元对于学习上的热情和专注,在过往的二十多年里都有所印证,她聪明又刻苦现在更有破釜沉舟的决心,老天爷也不会阻挠她成功。终于杨元元考上了上海海事大学的海商法专业,时隔十多年她如愿以偿的学上了法律。

就在杨元元以为她终于能逃脱命运的枷锁时,她的母亲告诉她绝无可能,眼见女儿要脱离自己奔赴上海,望瑞玲推掉了儿子同去北京的邀请,再一次变为藤曼紧紧的攀附上去,最终强硬的藤曼绞死了杨元元这颗并不笔直的橡树。

杨元元在生命最后都在质问自己,知识为什么不能改变命运?其实她错了,知识只是改变命运的手段,性格才是改变命运的根本。她的命运早在武汉大学与母亲同住宿舍时,就已经注定了,注定她一生无友无亲风霜刀剑加身,注定她忧愤成疾晨曦里了却残生。

发布于:天津市

大连海事大学研究生宿舍(大连海事大学考研难度)

赞 (0)